你曾經來過

jyue3bhy.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13年 05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相信了真正的愛情



從黑暗的影院出來,我如同穿越了一段深不可及的時光隧道。直到耀眼的光線不客氣地刺向我的眼,才恍然自己又回到了人間。

網傳有對夫妻看了此片後,像是受到了啟發,第二天便毅然離婚了。如此反響確實夠劇烈。呵呵~

也有人看了若有感觸地告訴我想早點結婚,因為不想人生有那麼多遺憾。哈哈!

遺憾?!聽到這個來說特別敏感的詞,我竟然還能心沒肺地笑了起來。

望著沿途回來的風景,我一直沉浸在那些飛揚在青春這場颶風中最淒美最心疼的碎片。

想起了那個外表霸道至極、內心卻溫柔至極的鄭薇,那個能清醒地分清愛與被愛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的鄭薇,那個忠實於自己心跳感覺而不知不覺地改變了自己的鄭薇。

想起了因為愛而對男友趙世傑包容到替他的背叛善後的溫柔體貼的阮管,那個在即將與別人結婚的頭天晚上還想見前男友最後一面的念念不忘中淒美收場的阮管。

想起了因出身平凡而發奮圖強,憑著才華出眾深得學院院長千金青睞的陳孝正;那個被鄭薇一股傻勁胡攪蠻纏的猛烈攻擊下,終於沒能過美人關的陳孝正。

看到中途我就知道,他們仨那樣強烈的心跳一輩子只此一次,便足以燃燒成燎原之勢,焚毀了整場不能回頭的青春。
[PR]
by jyue3bhy | 2013-05-30 15:16

那些年青春的困惑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人們的觀念開始悄悄轉變。有人告訴我“是年紀長了,心志在變。”不知是否每個人都認同這一觀點,反正我是不信的。

小時候,大姐常對我說“你很固執,誰也聽不進勸!”我也因而常常辯解,道:“不是固執,是執著,因為他人講的道理有許多我是不信,若是認識到自己錯的,還是會欣然接受並改正。”我也是常常認為,憑啥要事事聽人說,信人言,我又沒切身體會過,總之是不信的。為了避免於類似的口角發生,我學會了妥協。小小年紀已是一副大人心思,長輩說的我會認真去聽,不再反駁,事後該幹啥還得幹啥,從此樂此不疲。

小孩子對這個世界,是仰視的。為大人們的博學而仰慕,總想融入他們的視線以獲取自己想要的答案。父輩們說,人只要能吃苦,日子會越過越好;老師們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對於“人上人”我是不懂的,只想快些長大,這樣就不用再怕鄰家的哥哥、姐姐們欺負了。因為發現大人們的人際關係是相對和睦的,很難得見到打架、罵娘。我很小的時候,就羡慕大人們的理智,相互間的禮尚往來。應該說很小的時候就是個和平愛好者,渴望友好共處的環境。烏托邦式王國在幼小的心靈上烙下了印跡。

跌跌撞撞地過來,直到有一天突然發現:周圍夥伴們的論調已然大人化。男生開始抽煙、喝酒,呼朋喚友;女生開始愛打扮,害臊並交男朋友,一切的言行舉止都已像個小大人一般。我沒有驚慌失措,只是忽然間有些不習慣,那誰誰當初可是見面就吵,一言不合即會動手揍人的夥伴,突然地就和你稱兄道弟起來。去朋友家玩耍,長輩們也開始向我敬煙敬酒,舉杯暢談。仿佛一夜之間,我已經成了大人。被動加入,我沒有來得及竊喜,已然湧入其中。

後來發現,大人們的世界並不美好,虛情假意與偽善處處可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是每天各自戴著面具在生活。為了需要,每個人都製造有好幾副面具以備應付不同的人與環境。這就是成人世界裡的光怪陸離。

觀念是逐漸變遷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都背叛了當初的諾言,恰恰是自己摧毀了童真的堡壘。

漸漸地愛情變得不可追,信仰不可信,四周顛倒是非的事件時有發生。年紀漸長,懂得越多越困惑。以至於我們都抓著青春的尾巴呐喊“過把癮就死!”
[PR]
by jyue3bhy | 2013-05-23 10:39 | Life

一輪高掛的太陽

我站在高高的山坡上呐喊,可是風太大,你只能留給我一個背影。即便是現在,我還記得那個背影。於是記憶牽扯,我還記得當時我光著腳丫,站在蕭瑟的寒風中詩妙健 New Zealand Focus

多年後,我依然站在這一個山坡上。 落日餘暉下,天空一片金黃。身邊有個頑童開始唱起了歌,我無聊的把弄著一根秸稈席地而坐。懷孕伴著童謠搖搖晃晃,你出現了。我驚訝的長大了嘴,你卻用一個陌生的眼神打量著我。然後抱起頑童,拍拍他身上的土說:”回家!“

那是你的小孩。你已經身為人母。時光真快!

不知道你是不是記得起我,我從家鄉裏出去,沒再回來過。這些年,同樣的時光,你卻老了很多。有人甚至說,我們站在一起都不像是一個年齡段的人了。其實我還比你大幾個月呢,小的時候,我還一直把你當做妹妹去照顧,拉著小手奔跑在田間的小路上。

你是我的發小,我那個不舍得放開手奔跑的發小。10年後的返鄉,你卻把我當做陌生人。10年以後,當我再次踏入這片從小摯愛的土地的時候,你註定成為我遠程僕僕回來的緣由。可惜回來見面的第一次,我卻不知道如何開口香港旅行社

時光把記憶褪色,可惜我的心裏只有一個背影。

我看見你和孩童在撿拾留在土地上的秸稈。你風乾的臉和粗糙的手告訴我,這些年其實你過的並不好。只是,這些故事,我會慢慢的瞭解。此刻看見你和孩子臉上的微笑,我也笑了。因為我想到了,一次我在山坡的樹上找到了果子,藏了給你。當時你笑了,說這是最好吃的果子雪纖瘦投訴

多年後,只有你的笑容沒有變,永遠是晴朗的天,這颯爽的秋天!
[PR]
by jyue3bhy | 2013-05-06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