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經來過

jyue3bhy.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北方有佳人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你沒有上過大一,你就不會知道在新生面前跳一支勁舞能換來多少崇拜與羡慕。那是我對口班學姐。不僅直系,還是親的!

學姐成為了我大學以來第一個偶像。學姐說,我們有一個舞社,迎新典禮上會有表演。學姐說,歡迎你們加入我們的舞社。

迎新典禮我就是奔著她的舞去的。她們舞社立刻成了我的偶像社團。我只能用震驚來形容。

後來一個紅發紅衣的舞者來我們教室宣傳她們舞社,她說,她叫陳君怡。她長得可真,特別,讓人一眼忘不掉。她是舞蹈系的,專門學舞蹈。這個舞社便是她建立的。她長得可真美,全身上下動感十足。我從不輕易誇人,我認為她是那麼的不可靠近。

我在學校一個群裏認識的她,她加的我。她說,她叫陳君怡。我高興的不敢相信,就像彩票中了獎。她說,她是les,並且感覺我也是,是個T。然後,我認識了陳君怡和她對象李雨晨(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名字了,等得到本人認同再換成她倆的)。

陳君怡從來都不在我的面前抽煙,這讓我感到很舒服。不過偶爾我也會想像著她抽煙時酷酷的樣子。我真的很羡慕李雨晨。

陳君怡的教學樓離圖書館近,李雨晨上完課後就會跑到圖書館等陳君怡。站在書架中間,胡亂的翻著書頁。不時的看看表。李雨晨滿腦子都是陳君怡,她的音容笑貌,她說話的口氣,她生氣的樣子,她磨人的時候,真是,可愛極了,讓他如此的難以忘記。即便兩個人一起沉默的走著,李雨晨也會突然喊一句:陳君怡。幹嘛。沒事,只是想喊喊你。

陳君怡是他心裏最動人的舞蹈。

李雨晨放假要回家,陳君怡家遠,不想回。陳君怡嘴上說,你走你走,你趕緊走。眼淚卻在眼眶裏打轉。李雨晨就帶陳君怡回家。李雨晨偷偷說,咱爸咱媽。陳君怡說,咱爸咱媽。

陳君怡從來都不敢想未來。她也清楚兩個人的未來。他倆都是獨生,他的父母需要他,她的父母也不能離開她。無論有多麼深愛,也不能自私的為了愛情不顧及父母,即便他會,她也不允許。

大三那個寒假格外長,李雨晨決定踏上北上的列車去找陳君怡。從山東的這頭到哈爾濱的那頭,火車坐了五天四夜。相聚不過幾天。李雨晨說,陳君怡,我想你。陳君怡,我不想離開你。陳君怡,我們私奔吧。陳君怡,我愛你。美文

我不知道她們發生了什麼,開學後便很少見她倆在一起買早飯,很少見她倆走在一起。

陳君怡說,我們分手了。我沒有問為什麼,只是覺得很傷心。愛已至此,怎樣的說法都能成為理由。我覺得我是除了她們兩個最傷心的,比自己失戀還要傷心。我見證了她們的愛情,見證她們走過,見證她們分開。我問李雨晨,你為什麼不去挽留?李雨晨說,我不知道要如何挽留。陳君怡想要的,我都給她,我不想她為難。我覺得李雨晨很沒用:你放下現在所有的一切去找她又如何?李雨晨說,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我看不到陳君怡有任何傷悲,我始終是個局外人。李雨晨點燃一根煙,望著操場說:陳君怡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我從來不知道喜歡一個人能到這種程度。陳君怡連我的髮型都管,她是不是很煩人?陳君怡還很磨人,總是熬夜。陳君怡很事,比你還記仇,總是管我這管我那,我都會聽她的,但我從來不會要求她什麼,我捨不得。我說的每一句話陳君怡都會很認真的聽。陳君怡嘴上說著我走,心裏卻喊著我回來。我都知道,我卻不能知道。如果我真的死死不放,她會很為難的。情深緣淺,我從來都沒後悔過愛上陳君怡,遇到她花光了我所有的好運氣。得知我幸,不得我命。李雨晨掐滅了香煙,我看到一個落寞的背影消失在夜色裏。李雨晨又是一個人了。我好幾次看到他孤單的背影,我不忍前去打擾,他一個人走著,心裏肯定想著陳君怡吧。

其實,我也喜歡陳君怡,只是我沒有說出來。陳君怡是我眼裏,最好看的女生。陳君怡的舞蹈,是我見過最精彩的表演。陳君怡曾跟我說過,你幫我看好李雨晨,不要讓他勾搭小姑娘。我說,不會的,我相信李雨晨。

畢竟你們是那麼相愛。

後來陳君怡剪短了發,依然是我最愛的大紅色。陳君怡說,我就是自己的太陽,無需借助誰的光。陳君怡,你是我心中的Queen,沒有之一。

為了避免結束,我避免了一切開始。連瞭解你都來不及,只得默默關注你。

這世界說不出口的話太多,你對我很重要,哪怕我不承認,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最後哽咽說出口的卻是,沒關係,我可以的,你走吧,我一個人會更好。

我不知道李雨晨一個人會不會更好,我只知道那年夏天我失去了愛一個人的勇氣。
[PR]
by jyue3bhy | 2016-03-04 12:05